独特而奇妙的饶信文化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7-16     字体:

上饶文化,实质是饶信文化,既包括饶文化,也包括信文化。饶信文化,历史悠久、博大精深、丰富多彩。上海市中学历史教科书,开篇是饶信文化中的万年农耕文化。饶信文化独特而奇妙。说它独特,是因为它由两种地域文化即饶文化与信文化构成;说它奇妙,是因为“一地多样性,多姿又多彩”,它是多种文化的“复合体”。


  第一,它是“万年文化”与“千年文化”的“复合体”。这些年,我们对散杂的上饶文化作了“一万四千”的归纳。“一万”,就是一万年前的稻作文化;“四千”就是四种千年左右文化。“一万四千”,即“万年稻作之源”,“千古一辩之所,千年读书之地,千载文化之城,千秋创业之市”。对饶信文化精髓的此种归纳,2009年曾获全国地方城市文化形象评比二等奖。
  万年稻作之源,是说位于鄱阳湖畔的万年县先民在一万四千年前把野生稻驯化成了栽培稻。万年博物馆还保存着与水稻生产有关的古陶片;万年也成为世界稻米发源地。千古一辩之所,是说同为理学巨擘的朱熹与陆九渊、陆九龄兄弟,于公元1175年,在“东南三贤”之一吕祖谦主持下,在鹅湖书院辩论了三天,就道德境界、道德教育与修养方法等问题面对面进行争论。辩论中,大家思绪奔腾,观点碰撞,创造了学术成果开放式讨论的奇迹。虽因意见不合而罢,但千古一辩后,双方继续通过书信讨论学术问题,朱熹经常请陆氏兄弟到白鹿洞书院讲学,双方的友谊越来越深。朱熹还写了一首《过分水岭有感》:“地势无南北,水流有西东。欲识分时异,应知合处同。”以水流分合的情景,表达“求同存异”的哲理。千年读书之地,是说上饶是古人读书的好地方,婺源流行“半间茅棚书声朗,放下扁担考一场”,表明民间读书风尚;宋以来上饶书院达168所,现存遗址46所,且有玉山考棚。南宋文学家洪迈的《容斋随笔》评价上饶人的尊教风尚:“为父兄者,以其子弟不文为咎;为母妻者,以其子与夫不学为辱。其美如此。”宋以来上饶出状元13人,进士887人,“兄弟三进士、三代四进士、一门十一进士、六部四尚书”,成为传奇;“隔河二宰相,百里三状元,一门九进士”,成为佳话。千载文明之城,是说上饶在古时被誉为“富饶之郡”,经济文化富有一时,有“江南甲天下,饶信甲江南”之称。唐代德兴即已采银,为历代银场,曾岁产十万,天下二分其一。宋熙宁年间,设铜场,冶铜始兴。“货聚八闽川广,语杂两浙淮扬”,盛赞上饶民清商贸繁荣、人气兴旺。“买不尽的汉口,装不完的河口”,把铅山河口与湖北汉口并称为华夏两大著名港口。民间流传: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加上铅山,繁荣富庶聚天下之半。千秋创业之市,是说上饶民间创业风尚天下闻名。上广玉一带的创业热情很高,“春天做棕衣,夏天去阉鸡,秋天割黄烟,冬天打棉被”,一年四季无闲暇。现今的广丰挖掘机占据了全国差不多三分之二的市场。
  第二,它是“三区文化”的复合体。“三区交汇”,是指海西经济区、长三角经济区和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在上饶汇合。上饶区位优势明显,自古享有“四省通衢”、“豫章第一门户”之誉。京福、杭南长高铁在这里交汇,形成垂交骑跨式高铁枢纽站,并与皖赣线、浙赣线、九景衢、峰福线一起形成“三纵三横”铁路网;沪瑞、景鹰、上德等高速公路穿境而过,与上武、昌德、景婺黄高速公路构成“两纵三横”高速公路网。三清山机场建设速度很快。一个十字型、网格状、“铁公鸡”结合的现代化立体交通体系形成。区位影响文化,从而使上饶文化兼容从善、合而成体,吸纳了周边和外地多种文化中的优秀成分,实现了物质文化、思想观念的全面融合与不断升华。最有特色的,还是三区交汇。因为具有好生态的优势,上饶成为鄱阳湖生态经济区核心成员,四季鲜花烂漫,绿树幽深。全市森林覆盖率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近40个百分点,三清山、大鄣山、黄岗山、葛仙山、铜钹山、灵山等名山负氧离子含量每立方厘米超过10万个。江西五大河流上饶有两条。全国最大的淡水湖主体水面在上饶,是“鹤类王国”、“鸟类天堂”。中心城区的空气和水质在全国名列前茅,是人们洗肺、吸氧、享受森林浴的好去处。俯瞰上饶城区,碧水西流,上善若水,是名副其实的天然“氧吧”,是心驰神往的“绿色家园”。作为长三角经济区的后花园,上饶山明水秀,有三大国际旅游品牌,即世界自然遗产三清山,世界稻作发源地万年神农源,世界自然遗产、地质公园、长寿文化景观龟峰;有三大全国知名旅游名片: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中国最美乡村婺源,中国最大湿地公园鄱阳湖湿地公园;还有两大红色旅游精品景区,即方志敏故居、纪念馆、清贫园和上饶集中营旧址,是红绿交织、触动心灵的生态之旅、红色之旅、健康之旅、科技之旅、神秘之旅。而最吸引长三角和海西的,是上饶的地域文化,也就是“四地”文化,即:万年是世界稻作文化的发源地,鄱阳瓦屑坝是江南移民集散地,铅山县河口镇是古代工业商贸鼎盛地,弋横万一带是中国革命重要的根据地。饶信文化丰富灿烂,包括:理学文化、仕宦文化、冶铜文化、戏曲文化、茶文化、书香文化等等,在上饶,珍贵的遗迹和咏唱很多,为这座美丽的城市增添了不朽光辉。
  第三,它是进文化与出文化的复合体。上饶“四省结合部”的区位条件,古来水陆交通发达的独特优势,使得人员往来十分方便,而人员的进出,又会带来文化的流入与流出,因为人口进入,上饶文化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外来文化影响;因为人口流出,上饶文化也被传播到带入地。进文化,是指外来人口进入上饶后,也把外地的文化观念带了进来,而上饶人的开明开放也大大促进了外来文化的吸纳与交融。宋以来德兴铅山的冶铜,吸纳了大量外来劳动力前来开矿,当中主要是浙江、安徽人口为多;明清时期,铅山为“八省码头”,吸引了大量外地劳动力前来务工经商,当时全国各地在铅山河口做小生意的人就达五万多人。同时,上饶的生态好,很多人选择到上饶居住或隐居。辛弃疾在上饶居住了22年,陆羽在上饶住了两年以上。福建泉州一带整体搬迁到三清山脚下来安家落户的就有好几千人之多,现在的三清山还有闽南村,大人小孩都能讲清一色的闽南话。出文化,是说上饶曾经是江南移民的聚散地,拥有七百年移民史,鄱阳的瓦屑坝与山西大槐树并列为中国八大移民圣地之首。《明史·食货志》《中国移民史》记载:明洪武年间,江西移民总数达二百四十多万,而从瓦屑坝集散之移民多达百万人。“江西填湖广,湖广填四川”;百万饶州移民,散落大江南北。武汉有鄱阳街,汉川有江西垸;蕲春有瓦屑坝,四川有江西移民碑。小小瓦屑坝,何成移民源?一来上饶是江南鱼米之乡,加之战火较少,人丁兴旺;二来上饶是当时的水运枢纽地,运输方便,其时,百万江西移民,按“四口留一,六口留二,八口留三”之移民定律,蹒跚离去。二百万人繁衍七百年,子生孙,孙生子,繁衍生息。昔日悲壮,造就日后崇高。包括医圣李时珍、首辅张居正等名人,都是上饶移民之后。时至今日,移民后裔络绎不绝来瓦屑坝认祖归宗,“根亲”文化渐成饶信文化的一大特色。
  第四,它是读书文化与官宦文化复合体。唐代江西中进士六十人,上饶占了二十五人,占百分之四十多。宋代江西中进士五千四百多名,上饶八百六十二人,占全省六分之一。从唐至清,从科考走出来的上饶籍状元十三人,举人两千七百一十人。读书人多,自然著作等身的学者也多。仅婺源文人学士的著作就多达三千一百多部,其中一百七十二部计一千四百八十七卷被选入《四库全书》;北宋科学家、德兴人张潜,是世界湿法炼铜创始人。他的专著《浸铜要略》,是世界最早冶铜著作。鄱阳“四洪”,一门四进士,全都出类拔萃、著作等身。该县被《辞海》《中国文学大辞典》收录的名人就有三百一十八人。有资料说,上饶历代共出宰相二十三人,弋阳的陈康伯、鄱阳的洪适、余干的赵汝愚、铅山的费宏、信州的夏言等人,为正宰相;德兴的童发、张焘,上饶的余尧弼,鄱阳的洪遵,广丰的施师点,余干的刘伯正,上饶的郑以伟等人,为副宰相。这些宰相、副宰相的当世作为及其历史评价,都是比较好的。仕宦文化。名流、仕子、官宦、学者,是古代一个特殊社会群体,以其文化素养、文化格调和文化创造影响着社会,形成一种社会文化效应和文化风尚。上饶历史名人辈出,上饶的仕宦文化,上饶宰相多,尚书也多。上述十三名正副宰相,一般都兼任尚书职衔。此外,南宋玉山人汪应辰,曾任吏部尚书。元代婺源人汪泽民曾任礼部尚书。明代德兴人孙原贞曾任兵部尚书;铅山人费寀曾任吏部尚书;上饶人杨时乔,历工部主事、礼部员外郎、南尚宝丞、南太仆丞、尚宝卿、南京太常卿、吏部左侍郎,为官清正廉洁(市内天官第,即杨时乔的府第,因吏部尚书称“天官”的缘故);余干人李颐任兵部尚书,婺源人余懋衡曾任吏部尚书。
  如果再往前追溯,还有吴芮为秦番令,后为汉长沙王,是江西有史以来的第一位政治家、军事家,春秋时吴王夫差的后裔,位居江西十大名人之首;东晋时鄱阳人陶侃,曾任大司马兼八州刺史;北宋张叔夜曾任签书枢密院事;等等。
  第五,它是饶文化与信文化的复合体。古饶州与古信州,都崇尚教育,都崇尚读书,耕读文化十分发达,只是信州一带书院多,而饶州一带的私塾多;古饶州与古信州都崇尚儒学,对仁义礼智信都顶礼膜拜,把读书、做官作为饶信人共有的发展之道。饶信大地是一片仰慕英雄、产生英雄、热爱英雄、造就英雄的热土。饶信儿女在历史长河中谱写的英雄史诗,光耀神州。像陶侃、洪皓、张叔夜、施师点、陈康伯、洪适、汪应辰、赵汝愚、谢叠山、夏言、余懋衡等都是忠贞节义之士。上饶还是英雄方志敏烈士的故乡,这里的人民热爱方志敏、崇敬方志敏,常常引以为豪和引以为傲。
  第六,它是多种方言片区的结合体。语言往往是一种文化符号。分析语言的形成,对研究上饶文化的个性也很重要。上饶十二个县(市、区)包括了三个方言片区:(一)赣方言区,含鄱阳、余干、万年、弋阳、横峰、铅山六县;(二)吴方言区,含信州、上饶、广丰、玉山;(三)徽方言区,含德兴、婺源。此外,还有闽方言,这是因为闽人的迁入和相邻于福建。资料表明,上述三个方言片区还不尽准确,它忽略了楚方言。事实上,在赣方言片区内,就有楚方言。从修水、武宁到鄱阳、余干、万年、弋阳、横峰、铅山,都有楚方言的介入,比如赣剧的道白就是湖广韵。而且,平时说的地方语有不少是相同的。据《古代文化基础》所叙,皖南是吴方言而不是徽方言。闽北话不是闽方言而是吴方言。可见,即便婺源、德兴讲的是徽方言,其根还是吴方言,上饶一些乡村的闽方言也当属于吴方言。从方言上,可以看出吴文化对饶信文化影响之深。
  第七,它是吴文化与楚文化的复合体。上饶地处吴楚文化、内陆与沿海文化交汇之所,是历来的通衢重镇。上饶是吴楚分源地。吴楚分源界碑立在婺源大鄣山,现保存婺源博物馆。吴文化是一种具有“鱼米之乡”特色的地方文化,其特征是“柔和、秀慧、智巧、素雅”。楚文化具有浓郁的刚毅性,其特征是重义气、悲壮、刚烈,舍生忘死,刚直不阿。两种文化在上饶碰撞、融合,构成了上饶人独有的性格特征:刚柔相济,兼收并蓄。这种性格的最大特征,是包容吸纳,传承创新,能屈能伸,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也因此,上饶以博大的胸怀时时处处接纳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群和文化。上饶人质朴而不迷信,包容而不排外,开朗而不矫情,聪明而不显摆,性灵而不越矩。发生在鹅湖书院的千古一辩,从一个侧面了印证了上饶人性格。姜夔、朱熹、娄谅、胡居仁、蒋士铨、洪遵、洪皓、洪迈、谢叠山、张潜、詹天佑、方志敏,这些随手拈来的上饶名人高士,不是一代泰斗巨擘,便有一颗伟大心灵。出生于上饶的方志敏,就是这种性格特征的典型,他既以吴文化的柔情,写下了对祖国、对人民充满真挚感情的《可爱的中国》等佳作;又以楚文化的刚烈,在面对祖国和民族的危难时,奋然而起,拯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上饶人中,不乏“最美”:何子策、刘焕荣、陈美丽等都是道德模范。开放开明、刚柔相济、诚朴诚信、包容厚道、创新创业,是上饶人民建设和谐社会一份得天独厚的精神财富。

 
 

邮箱:srswgxj@163.com  赣ICP备17008524号
电话:(0793)8300601 地址:上饶市信州区广信大道行政新区
非法卫星接收设施和境外电视网络接收设备专项整治举报电话:0793-12318
广播电视虚假违法广告专项整治举报电话:0793-12318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0793-12318
版权所有:上饶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Copyright 2016 www.srwgxj.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